西宁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举报材料
作者:毛成虎    留言时间:2017/8/4 15:15:49
 
来信内容:
  毛迎华就医过程情况说明暨举报材料

患者自然情况:毛迎华,男,59岁,汉族,住址:大通县桥头镇安门滩村522号。无糖尿病史,无高血压病史,无肝炎病史,无心脏病史,无肾脏病史,呼吸循环系统正常,凝血功能正常,下肢及脚部静脉曲张十余年,体质尚好,生命体征正常,2017年5月7日因腹痛,被大通县第一人民医院外二科诊断为“脾破裂”,在住院治疗当中死亡。
一、详述诊疗经过
1、2017年4月18日患者毛迎华因腹痛在大通县桥头镇卫生院门诊就诊,经临床检查、拍片检查初诊为急性胃肠炎,医生经补液、抗炎连续治疗3天,症状明显减轻食欲正常。
2、2017年5月7日患者毛迎华因腹痛在大通县第一人民医院门诊检查,食欲不振、胃疼、能独立行走、血压正常、心电图检查正常,做彩超过程中发现腹腔大量积液,考虑脾损伤,被紧急送往急救中心,在急救中心处理后,送往外二科治疗,吴长君医生接诊经腹腔穿刺,上腹CT检查后初步诊断为外伤性脾破裂,脾被膜下巨大血肿,无紧急生命危险。在手术治疗还是保守治疗时,吴长君医生说各有风险,风险一样高,让家属决定治疗方案,家属认为能保守治疗就保守治疗,实在不能保守治疗就做手术,吴长君医生与家属再三沟通,吴长君说保守治疗也可以,家属同意保守治疗。
3、5月8日十点左右,吴长君医生、张义医生、周生芳医生、赵建海医生等来查房;吴长君说明了情况,周医生要看住院志、病历资料,吴长君说还没打出来,忘了,大家一笑,就又去查了下一位患者。
4、患者住院8天(至5月14日)一直便秘、食欲不振,小便正常,下腹胀痛,有排便感觉,就是排不出,家属及时向张义医生反映,后护士借给患者配偶开塞露试一试,家属买来四磨汤口服液,健胃消食片,经请教张义医生按时按量服用,过了两天,效果不大,家属向赵建海医生反映,赵医生说实在不成就灌肠,但是几天来一直不治疗,家属只能自己买来大量开塞露,连续3晚上打入直肠,终于在次日凌晨排出多量大便,大汗淋漓、受尽了痛苦,。
5、患者毛迎华入住大通县第一人民医院,共住院22天。在住院治疗期间,医院的张义医生工作不负责任,在明确诊断受害人为脾破裂的情况下,于5月21日19:00出现发烧38.8℃,呼吸困难、急促、出汗、偶咳,家属及时向张义说明了情况,但张义向家属解释体温不超过39℃就正常,可能只是感冒或吸收原出的死血的原因,家属认为呼吸困难可能肺部感染或其它感染,抗生素这几天用不用,张义说没必要用再没用着,然后张义经听诊检查肺部好着没事,气管有点症状,开了柴胡、安痛定针剂,护士注射后,两到三小时烧不退,家属继续向张义和护士反应,可张义说那在先没办法,只能一天一天看,先吃些感冒药,家属就到药铺开了些四季感冒片、克咳胶囊,向张义请教后,按时按量服用。第二天拍胸片检查,张义说肺部好着没事,家属问那呼吸困难、看着吃力、难受、再阿门办里,抗生素你用着没有,主治医师说那先用些抗生素看看吧,发烧第二天、第三天咳嗽有些频繁加重,第三天晚上体温开始恢复正常,一连几天没再发烧,但出汗、呼吸困难、喘气、咳嗽还是频繁,发烧过程中,家属要求多打些针,消瘦严重并乏力,打些12种维生素也好,张义医生说维生素没有了,再也未进行其它治疗措施、护理措施、辅助检查、医嘱等。
6、5月27日家属观察患者呼吸有些吃力喘气的感觉,张义医生及护士没有重视,也没有嘱咐什么。护士长说明天做彩超、CT、说是出院前的检查,再住一星期就可以出院了。
    7、5月28日8:40分左右彩超室做检查3分钟左右,患者突然呼吸困难、急促、气喘不安、出汗,彩超室医生加快了检查。家属把患者抱上轮椅时,患者头部、颈部、脚部大汗淋漓,头部后仰,眼睛上翻,患者配偶掐住人中,感觉好了点,另一位彩超医生打电话给外2科,并拿来氧气袋吸氧。过了几分钟,外2科两位护士先赶来给予吸氧输液,雷永吉医生后赶到,家属揪住医生袖脚央求快看看,雷永吉医生说别紧张没事,问了问能不能说话,家属说能,医生说神志清,再没做什么检查,带大家一起走出彩超楼道,雷永吉医生说先做个CT,家属愣住问干啥里?雷永吉医生说不做CT,那上去病床上躺着里吗?大家一同去做CT,在CT门口等了几分钟,患者兄弟赶到,问老哥你那在靠阿门了,患者说兄弟我吸不上气,兄弟我吸不上气,胸痛,患者兄弟说那快抢救地要了吧!雷永吉医生说,没事,没事,别紧张,在CT室里护士拿来血压计,量了后说血压很低40.70。做CT时,家属都在CT室里,患者举不起胳膊,家属帮忙抓住,医生护士在CT机房里说笑着,做完CT,主治医师说啥都好着,于是大家一起推着回去,在路上患者头向后仰,控制不住,家属儿子托住头,家属问再阿门办里,雷永吉医生说回病房,家属儿子说去二楼重症室,雷永吉没反应,进入电梯,家属儿子感觉到患者头向后仰,表情痛苦,家属儿子说不对,不对,雷永吉医生紧张地看着患者,患者配偶掐住人中嘴里吐气,家属儿子用手试了下已没有呼吸,眼睛半闭,家属儿子感到早在完了,阿门办里,呼吸都没有,到了6楼,推到抢救室门口,抢救室里面有病人又推到换药室里,家属到外面等着,医生护士们都忙着抢救,不知抢救了多长时间,雷永吉把家属儿子叫到医生办公室,解释了病情,打出危重单,让签字,家属儿子说先办这些着干啥里着,先救人啥,人哈救哈就对了吗?家属儿子本不想签字,但想着医生要抓紧去救人,不能耽误,心里诉祷老天保佑个,救哈个,就这样签了字,抢救过程中,医生叫家属儿子进去,说已没有呼吸、心跳等,都是人工帮助的,让家属儿子拿主意,家属儿子说不行,必须要救哈,到重症室试当个,医生们摇头,家属儿子看到医生们很累,想帮忙按压心脏,医生说没事,他们能行,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家属家族的人都赶到,拿主意,停止了抢救。
二、对诊疗过程的分析:
1、5月7日(星期天)吴长君独立当班,是患者在外二科的唯一接诊医生,全权负责诊疗了患者,进行了腹腔穿刺,询问了家属,让患者家属签字。(拒绝或放弃医学资料告知书、5月7日入院谈话记录、授权委托书、医患双方不收和不送红包协议书等)。家属不是拒绝或放弃手术治疗,是暂不考虑(入院谈话记录),根据病情发展,让吴医生决定治疗方案的。
2、吴长君未取得医师执业资格证,并且当时没有在上级医师指导下工作,而是独立当班,是不合法地从事医疗活动,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等有关卫生法律法规。只要行为人违反了这些法律、法规的规定,实施了其没有法定执业资格或许可的医疗行为即是非法行为,自然属于非法行医。简言之,非法行医就是违反医疗法律法规之许可从事的一种医疗违法行为。在医疗卫生法律法规意义下,除无证行医外,医疗机构及个人均可成为非法行医的组织者和实施者。
3、张义、雷永吉为执业助理医师,应当在上级医师指导下开展工作,而其当时没有在上级医师指导下工作,而是独立当班,该行为严重违反了《执业医师法》第三十条“执业助理医师应当在执业医师的指导下,在医疗、预防、保健机构中按照其执业类别执业”的规定。卫生部(卫政法发[2004]178号)《取得医师资格但未经执业注册的人员开展医师执业活动有关问题的批复》明确指出,取得医师资格但未经医师注册取得执业证书而从事医师执业活动的人员在行医过程中造成人身损害的,按照《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六十一条的规定按非法行医处理。
4、在整个治疗过程中,吴长君、张义先后直接诊疗患者,实际为患者的管床、主治医生,却未一次说明患者的主治医师为李发雷。家属到现在为止,还没见过、不认识李发雷。而住院志,病历记录中都是主治医师李发雷、住院医师赵建海署名。吴长君、张义、雷永吉未一次签名。
5、5月7日彩超检查提示:脾脏长109mm、厚47mm,下极实质见数处混合回声,较大者范围约19mm×14mm,下极被膜上方见127mm×32mm不规则无回声,内见絮状等回声及细光带漂浮,腹腔大量积液。根据患者年龄已达59岁,陈旧性再次出血,腹腔大量积液等症状,达到必须做脾脏切除的条件,而吴长君误诊漏诊误治。
6、吴长君医生未对患者全面检查,未发现患者下肢及脚部静脉曲张,未进行治疗前评估,在没有上级医师的情况下自作主张让家属决定治疗方案,医生的行为是一种诱导行为,是一种推卸责任的行为,是一种无知、严重不负责任的行为。
    7、主治医师、住院医师、副主任医师查房后,未与家属沟通治疗方案,未进一步完善相关检查,未发现患者下肢及脚部静脉曲张,严重不负责任,存在误诊漏诊。
    8、在整个治疗过程中,除每周星期一查房,主治医师、住院医师、副主任医师未到病房对患者进行任何检查,医嘱等。吴长君外出学习,张义接班,未告知家属。
9、5月10日、11日、14日的病历记录二便正常,临时医嘱单记录5月11日,15日患者使用开塞露。患者排便正常时间为5月15日凌晨左右。张义和赵建海上级医师未积极治疗便秘。病历记录伪造或篡改?
    10、5月16日,患者进行了彩超检查和CT检查,病历未记录。病历材料人为想象编造的成份存在,是严重的伪造、篡改或增删行为。
11、5月21日病历记录患者昨日(20日)夜间发烧,体温38.7℃;护士病情观察及措施表记录患者5月19日18:00体温38.5℃,直至23:00体温38.5℃,头部冷敷;张启霞记录5月20日00:00体温37.4℃,继续头部冷敷? 病历记录与护士记录相矛盾。5月21日19:00左右,患者临床症状明显,医生护士均未发现,家属借体温计再三确定发烧,及时向张义和护士反映,张义才知道发烧、呼吸困难、急促、出汗、偶咳症状,是严重的极不负责任行为,病历中临床症状记录不全面。5月21日(星期天),根据医师值班表张义值班,未记录李发雷值班,而病历记录李发雷查看病人后指示?病历记录是伪造、篡改或编造。
12、5月7日CT诊断意见,腹腔积液(血)必要时强化扫描,扫及双肺下叶渗出影,必要时胸部CT。5月16日CT诊断意见,扫及:双下肺渗出较前聚集、实变,双侧胸腔少量积液。5月21日胸部正位诊断意见,双肺肺纹理稍增多,双侧胸腔少量积液。吴长君、张义和上级医师未完善相关检查,明显误诊漏诊误治。
12、5月22日心电图诊断报告:窦性心律、室性早搏、ST段轻微压低,建议动态观察,治疗后复查,必要时行动态心电图检查。张义及上级医师未重视,明显误诊漏诊。
13、5月21日,患者临床典型症状表现,疑似肺栓塞,张义未确定病因,未查找原因,未进行一次下肢静脉检查,查看胸片无炎症后冒然断定是感冒引起,就以抗生素治疗,只缓解了一时病情,但患者一直呼吸困难,偶咳,未进一步治疗,因张义和上级医师严重不负责任,未进一步完善相关检查确定病因,延误了病情,留下了隐患,是导致患者5月28日死亡的直接原因。
14、换药室不具备抢救条件,无相关抢救设备设施。在换药室抢救是严重的医疗过错行为。
15、彩超做完外二科雷永吉赶到后,雷永吉未立即对患者进行检查,未确定是否有心跳和呼吸停止。在做CT直到CT做完返回途中、未进一步询问病情,未对患者进行密切观察护理,未及时根据医疗规范做相应处理。未竭尽所能维持患者的生命体症,减轻或解除患者痛苦,以没事没事别紧张为由,甚至患者呼吸严重困难时,雷永吉和护士根本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没有采取任何救治手段,贻误救治时机,浪费了近25分钟左右时间。
16、患者无脑血管意外症状,典型症状是呼吸严重困难,胸痛,应该就地平卧抢救,做头颅CT是拿患者生命不当生命,是严重的医疗过错行为。
17、患者长期绝对卧床,平睡,由于吴长君、张义、上级医师和护士的漏诊,未发现患者下肢和脚部静脉曲张,未尽到注意义务,错误的护理方法(按摩双下肢),加剧了病情的发展,造成患者肺栓塞;医方一直以未做尸检为借口搪塞不给说法,而一律以未做尸检为借口不确定原因,既否定了临床的价值也成了医方塞责的借口。
三、举报事项:1、吴长君非法行医,2、张义、雷永吉为执业助理医师,执业助理医师独立行医造成患者死亡属非法行医,3、李发雷、 赵建海当时脱岗,涉嫌做了伪证,4、大通卫计委领导和县医院领导,在执行封存病历,做笔录,调监控,调查当事人身份信息时故意隐瞒、谎报、推诿、未证据保全、不上报、诱导等行为,涉嫌玩忽职守,包庇等。
家属恳请县公安局刑警队和县检察院领导对毛迎华医疗事故调查取证,给亡者一个安息,给家属和群众一个交代。

 患者家属实名举报:马更芝  毛成林  毛成虎

                         联系电话:13909710955

                             二0一七年八月三日



附:
1、6月1日大通卫计委、县医院封存病历、笔录,解释并表明诊疗患者的医生和护士具备相关资质证件。
2、7月3日,家属到青海昆仑司法鉴定中心进行缴费准备鉴定,发现缺失吴长君医生的医师资格证和笔录。
3、7月4日,大通卫计委对吴长君做笔录,县医院出具证明吴长君未具有医师资格证。
4、7月14日大通卫计委、县医院封存吴长君、李发雷等笔录,张义等资格证、医师值班表、考勤等。






回复情况:
回复时间:2017/8/23
回复内容:
  关于相关医务人员执业资质的调查
在举报信中提出大通县人民医院吴长君、张义、雷永吉非法行医一事,经大通县卫生监督所调查:
吴长君,2012年毕业于青海卫校临床医学专业,学历大专。2013年被大通县人民医院招聘为实习生,至今未取得《医师资格证》和《医师执业证》,但按医院要求在执业医师的指导下从事临床工作,符合原卫生部“关于医学毕业后暂未取得医师资格从事诊疗活动有关问题的批复【卫政法发(2005)357号】”精神。大通县卫生监督所已依法对吴长君本人和带教老师主治医师李发雷进行了询问调查(个人询问笔录已封存并上交法院)。
张义,2007年毕业于青海大学临床医学专业,学历大专。2008年取得《助理医师资格证》和《助理执业医师资格》;雷永吉,2005年毕业于青海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学历大专。2015年取得《医师资格证》和《医师执业证》。依据《执业医师法》第三十条规定:执业助理医师应当在执业医师的指导下按照其执业类别开展诊疗活动。两人分别由执业医师李发雷、赵建海进行带教。大通县卫生监督所已对张义、雷永吉依法进行了询问调查(询问笔录已封存并上交法院),
二、关于其他质疑的调查
在举报信中患方对诊治经过的17项分析及质疑,我委派西宁市医管中心会同西宁市第一医疗集团、大通县卫计局进行了调查,一是患者毛迎华就诊大通县人民医院诊断为“外伤性脾破裂、脾被膜下巨大血肿、室性早搏”。接诊医生建议行手术治疗,患者家属拒绝手术并签字,行保守治疗。
二是医院基本落实了上级医师查房等核心制度,住院期间有上级医师查房。三是5月28日因患者头晕明显,医务人员陪同行急诊检查头颅CT,回病房时突然出现意识不清,颈动脉搏动消失。立即进行抢救,因当时抢救室有危重患者正在急救,根据现场实际情况立即安排在处置室内进行抢救,处置室内有氧气及心电监护等基本抢救设备。
三、目前此案进展情况
因患者毛迎华原始病历已封存,患者家属在举报信中指出的许多细节问题无法查证。经了解,2017年8月1日此案已移交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审理。
根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四十条:“当事人既向卫生行政部门提出医疗事故争议处理申请,又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卫生行政部门不予受理;卫生行政部门已经受理的应当终止处理。”之规定,我们认为等待人民法院判决下来后,依据相关责任再行行政处理。
回复附件:

 

版权所有:西宁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地址:西宁市南川西路52号
Email: xnswsj@126.com
技术支持:青海海灵软件有限公司